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酒媒 > 顾问 >

冒牌酿酒师_钟翔

日期:2013-01-19 17:44来源:酒媒网 作者:柏言

法国酿酒师联盟会员,国家酿酒师,宁夏立兰酒庄酿酒师,冒牌酿酒师手记博主。


    钟翔成长于中国的大西南,求学于千里之外的北京,有过许多行业的工作经历。与葡萄酒的故事,一切始于偶然,如今却成了必然。愿酿些浊酒,与君共享。   留法期间,在勃艮第大学葡萄酒学院接受法国国家酿酒师文凭专业训练,在波尔多力士金酒庄(Château Lascombes),勃艮第隆布莱酒庄(Domaine des Lambrays),文森乔丹酒庄(Domaine de Vincent Girardin)实习及工作。  2012年4月勃艮第大学葡萄酒学院中国葡萄酒教学用酒品选会“发现中国葡萄酒”的发起人及组织者。

 

 

    最后的勃艮第:序言——文章选摘

 

    2012,一个有些敏感的数字,一节略显慌乱的时间,一段终将记录的历史,或许,会是最后的?很多人笃定的自然末日说,但种种迹象表明,如果我们灭亡了,也是自杀。学者们言之凿凿,再过30年,勃艮第将不再适合葡萄的种植!今年的糟糕天气,不知道是否这种“阴谋论”的预演。而我们,只能祈求天的恩赐……

 

    人之于自然,本就该是谦卑的,任何的狂妄自大,在天地之间都是可笑的。勃艮第跨越近千年的葡萄耕种史,黑皮诺之血在这里流淌,霞多丽之魂于此处聚集,传统的家族式酒庄,现代的集团型酒商,面朝黄土的酒农,西装各领的商人,他们,是如何演绎天、地、人这三元素的呢?

 

    已定好回国的机票,22日,即将阔别这片金色的土地,心里是极其不舍的。是的,葡萄采收后,大地的基调是金色的。起初我也以为言过其实了,不过是历史遗留下的名字,吸引游客的噱头罢了。但当自己第一次站在这片辉煌中,金丘二字便再也无法于脑中抹去。这绚烂的金,昭示着丰收,代表着欢愉,沉甸甸的。

 

 

    生命中的转折总发生在不经意间。是在这里,与书相对静心夜读;是在这里,同友相聚把酒言欢;也是在这里,爱上了葡萄园;还是在这里,成为了酿酒师,确立了人生的方向。勃艮第,对这片土地,只爱得深沉。纷繁与复杂,这一串的风土密码,很遗憾,还没有来得及解开便要离开了,只能对自己说声抱歉。

 

    之前忙碌的工作大大消减了这种离别的情绪,忙碌之后的静便让这种情绪加倍地翻涌过来。心里有些空荡荡的,租了台车,不想做太多采访,只是想再多看看这里,看看熟悉的园子,看看熟悉的人,仿佛只有站在这里,呼吸着山坡上混着泥土气息的潮湿的风,才能让人觉得心安。阴云间,也总有缝隙让阳光撒落下来。

 

    多少次于高处俯瞰,深呼吸,多少次徜徉于山风中,漫步于葡藤间,悠游而望;衣袖掠过叶边清晨的露水,靴底带起石灰质的粘土。和友人说过,金丘的葡萄园啊,当你站在这里,便觉得自己本该属于这里。可惜混沌于世,游荡了这么多年才来到这里。就像远方的彩虹,只在雨后的显现,那么美丽,却又如此短暂。

 

    这里的一切,我将用所有的感官记录。颠倒众生的,不是梦幻天堂般的金色辉煌,而是流淌其间的,勾引世人的巴克斯之血。勃艮第么,黑皮诺与霞多丽的交织痴缠,克吕尼僧人的苦修和西多修士的拓荒,土地的分崩与世袭的继承,名庄的纠葛与名园的升迁,故事,将在暗夜的炭火边,从巫女的水晶球中慢慢释解……

 

    《最后的勃艮第》系列文章:


    序言
    起源
    武荣堡:修士与风土
    Chateau Meursault:雨中漫步
    Domaine d'Ardhuy:友人故地
    Louis Jadot:完美并不美
    Domaine Rene Leclerc:卫道士
    Vincent Girardin 的感官之旅:纯粹之美
    Joseph Drouhin:奔腾的心
    2012年夏季的第一次探园
    采收前的一周
    2012,艰难的采收季
    写在采收之后

 

    (责任编辑:林岳)

 

 

(文章来源:酒媒网 责任编辑:柏言)

【字体: 大 中 小 】 【关闭】

>>相关阅读

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

还没有评论,赶快抢占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