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书籍 >

风情浪漫的咖啡座

日期:2015-05-08 13:49来源:酒媒网 作者:刘建春
咖啡座,是巴黎街头最具特色的一景。 凡到巴黎来的游客,都会到咖啡座小憩,买上一杯咖啡和三明治,悠闲地喝着吃着,以领略一下巴黎街头的风情。 我第一次来巴黎,友人便告诉我,你是

 

    咖啡座,是巴黎街头最具特色的一景。
    

    凡到巴黎来的游客,都会到咖啡座小憩,买上一杯咖啡和三明治,悠闲地喝着吃着,以领略一下巴黎街头的风情。
 

    我第一次来巴黎,友人便告诉我,你是搞文学的,更应到咖啡座去坐坐,须知,当年法国著名思想家伏尔泰、狄德罗和戏剧家拉辛以及海明威、萨特等都是咖啡座的常客。朋友指的是巴黎最负盛名的普罗格普咖啡座,它成立于1688年,是法国第一家咖啡馆。当年伏尔泰等经常去那里会友,探讨各种文艺问题。可惜现在这座古老咖啡馆已经看不到了,因为已经建成高档餐馆。他还告诉我另一处有名的咖啡馆,叫三角圣地,位于蒙巴那斯区,由多姆、赛莱特和古堡三家咖啡馆组成,作家海明威,画家毕加索、苏丁和作曲家布朗克当年都经常在这里聚会和写作。位于拉丁区的“花神”咖啡厅,则是萨特和加缪探讨存在主义等深奥哲学问题的场所。这里有一张萨特有名的照片,他低着一双鼓出来的眼睛读放在咖啡杯子边上的书。那时他已经不是无名的哲学老师,而是著名的左倾知识分子。现在照片上的圆咖啡桌还在那里放着。这里的酒保就像真正老派的绅士,小心而周到,气宇轩昂,即使是围着白色的长围单,他们看上去还是那么有身份,一举一动合乎章法。他微微俯下身来听你南腔北调的怯懦的法文,让人忘记了自己不是来看法国贵族遗风,而是来找文人们曾经坐过的地方。
 

    时至今日,一些咖啡馆依然是巴黎政治家、艺术家聚会的地方。在香榭里舍大街和乔治五世大街相交的拐角处有个叫富凯的百年老餐馆,影视界人士经常在这里聚会。在巴黎第六区日耳曼广场的两瓷人咖啡馆,原来是一家中国杂货铺,由于里面有两尊中国菩萨,1914年改为咖啡馆,因而得名。近一个世纪以来,著名的文学家、艺术家在此聚会,1933年还设立了以这个咖啡馆命名的文学奖。因此,咖啡座带有很浓的文艺沙龙的色彩。
 

    咖啡座是巴黎历史沧桑的见证。咖啡馆在巴黎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早在1615年的贝内奇阿开始,咖啡在欧洲大陆逐步渗透,其势头非常凶猛。当然也发生了一些纠纷。在罗马,曾发生过“伊斯兰教徒的饮料耶稣教徒能喝吗”赞成与否的争辩。法国国王库雷尼斯八世曾说过:说是恶魔喝的饮料这么好喝,只让异教徒门独占那是浪费。这是对咖啡进行的洗礼,从此咖啡被耶酥教徒作为饮料接受了。
 

    在法国,是从1669年土耳其大使向路易十四献上咖啡开始的。在上层社会建起了很多咖啡沙龙,也就是新文学、哲学和艺术的诞生地。然后涉及到普通市民,在街边也有了咖啡店。特别是1686年卢梭、巴尔扎克等文化人士相继参加,沙龙也随之兴旺起来。
 

    这些都是由饮咖啡而引起,随之激发了种植咖啡的兴趣。13世纪时,去麦加朝圣的人们带回很多生豆种在各地栽种。17世纪的印度人巴巴一不丹到麦加朝圣时,也从麦加偷回咖啡种,到印度南方麦索尔去播种。18世纪前半叶,法国海军军官杜·库留更是用船将咖啡幼苗运到当时法国占领的马尔奇尼库岛上栽种,不久咖啡扩散到中南美洲以及全世界。咖啡座给人们留下了许多美妙的耐人寻味的故事,但也留下了诸多不尽如人意的苦涩记忆。1914年7月31日,法国统一社会党创始人饶乐斯在新月咖啡馆遭人暗算,遇刺身亡。1894年2月12日,埃米尔·亨利为了抗议无政府者瓦扬被宣判死刑而采取报复行动,他把一枚手雷扔进圣拉扎尔火车站附近的钟点咖啡馆,爆炸造成二十多人伤亡。事后,不乏幽默的老板在咖啡馆门前张贴告示:“请写好遗嘱再进来!”乃至近几年,在巴黎的咖啡座也不时发生凶暴事件。就在我来巴黎半个月之前,一个细雨霏霏的傍晚,在9区街头的一个小咖啡馆里,来自巴西的一位小姐在与邻座一黑人客人的争辩中被刺受伤。幸亏抢救及时,否则也生命难保。
 

    “不过,巴黎咖啡座确有诱惑人的地方,尤其对于男士们。”朋友意味深长地说。“你如果英语好或者会一点法语,在咖啡座里不时会有艳遇。你只要注意浏览一下,发现有单身女郎在那里独斟独饮,你走去礼貌地和她搭讪,只要谈得好,双方有感觉,说不定她会和你一起去开房间,销魂一夜。”
 

    这种浪漫风情的故事多少有点令人匪夷所思,纯属咖啡座的点缀而已。更多的则是来这里聚朋会友,品尝咖啡,聊着天儿,或晒晒太阳,闭目养神;或观看街景,看看行人,优哉游哉。有时,还会有一两位街头音乐家在那里为你弹奏助兴,优美的旋律伴着五光十色的街景,却也自在惬意。至于旁若无人地在咖啡座里看书写信、赋诗作画也大有人在,不然,咖啡座何必专为顾客备下笔墨、纸张、信封、邮票等物。有些人甚至把咖啡座当成了自己半个家。
 

    有一天清晨,我刚从法国南部尼斯回来,天边刚泛出鱼肚白,香榭里舍大街依然灯火通明。我在位于丽都夜总会旁的一座露天咖啡座里,竟然见到一对法国情侣依偎着坐在一起,正亲密地喁喁私语。咖啡座空无一人,静静地撑着十几把五颜六色的遮阳伞和几十张白色的桌椅。四周静极了,行人极少,小车也是偶尔驶过———简直就是一幅风情画。
 

    夜晚的咖啡座更别有一番盛景。我和友人在香榭里舍一影剧院看了一部法国影片,散场后,已经快11点钟了。我们便沿着大街一路溜达,一路欣赏。我们一直徜徉到凌晨两点钟,许多大商场、剧院、餐馆早已闭门谢客,唯独夜总会附近的咖啡座却灯火通明,辉煌灿烂。里面的男士淑女们正在轻斟慢饮,悠闲地轻声交谈。
 

    这使我想起来自中国的一位作家说过的话:全世界生意最繁忙的咖啡馆全在巴黎,特别是一些文化名人光顾过的那些咖啡馆。事实正是如此,无论白天夜晚,只要不下雨,摆在露天的座位总是先满,每人一杯咖啡可以消磨半天时间。即便是雨雪天,坐在临窗的座位上,隔着雨丝或雪片,静静地看着朦胧的、匆匆过往的行人,品味着咖啡味道,也是巴黎一道独特的风景。
 

    咖啡座,虽然面积不太大,但却包容着客人们的一切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目睹着大千世界的恩恩怨怨,世事纷争,见证着时光流逝的日日夜夜,春夏秋冬……
 

    然而,巴黎的咖啡座在经历了全盛时期后,现在已走下坡路。一位咖啡馆老板说:“现代生活节奏太快,下班后先到咖啡馆坐一坐的人越来越少,他们都急忙往家里赶。”美国快餐竟然也成了竞争对手:在巴黎繁华的霍皮托尔大街上,街道两边的咖啡座上顾客寥寥,而不远处的麦当劳店门前却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购买。于是,越来越多的老板放弃经营咖啡而从事其他行业。
 

    据说,每年都有一些咖啡馆倒闭。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法国咖啡馆有51万家,1960年,尚有20万家,1980年后只剩下八万家,目前大概仅有五六万家了,其中巴黎约有近万家。居住在外省的人都抱怨说,一个村镇里没有个咖啡馆简直就像失去了灵魂。一些地方的市政当局只好开设了官办的咖啡馆以维系这种传统的、富有人情味的公共场所。如今,仍有一千万法国人说他们每周至少要去一家咖啡馆里喝咖啡,至于那些慕名而来的外国人更是不计其数。
 

    巴黎咖啡座是巴黎咖啡文化的一个缩影,也是巴黎经济盛衰的一个晴雨表。尽管巴黎咖啡座日渐式微,但法兰西这种浪漫又富有诗意的咖啡文化却不会淡漠乃至消失,它会随着法国多元文化的日趋繁荣,而融入整个法兰西多元文化中。

 

 

(文章来源:《浪漫法兰西》  责任编辑:艾琳) 

 

 

 

 

(文章来源:酒媒网 责任编辑:刘建春)

【字体: 大 中 小 】 【关闭】
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

还没有评论,赶快抢占沙发~!